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員工藝苑

鬧“玩意兒”

發布日期:2021-06-03 信息來源:財務資金部 作者:周瑋 字號:[ ] 分享

在我的家鄉魯西北,小時候過年時都要鬧“玩意兒”。那時候不像現在,有這么多的娛樂設施和項目。所謂的鬧“玩意兒”就是秧歌。為什么說成“鬧”呢?說不清楚。

鬧“玩意兒”有幾部分人員組成:

首先是“打家伙”的——就是敲鑼打鼓伴奏的。這其中,鼓手最重要。只要鼓聲一起,村里那些不能近前的老頭子們抄著手遠遠站著:

“這鼓打的,真帶勁兒!”

立刻附和聲四起:

“好,好啊!”

最不重要的是打小鑼的——鑼分大鑼和小鑼,大鑼助威,越是熱鬧的時候越發揮作用,小鑼一響則意味著散場了。

其次是扭秧歌的,大多是小媳婦,尤其是當年結婚的新媳婦,這是在婆家公然拋頭露面最隆重的場合,誰家新媳婦秧歌扭得好,會被美名傳揚,反之則會成為談資笑料;也有即將出嫁的大姑娘;到了嬸子大娘的年紀,就絕對不能再扭秧歌了。

再有就是打傘的。通常是四個,也有的是六個,不會超過八個——倘若哪個村的秧歌隊里有八個打傘的,圍觀者就不住嘴地慨嘆:

“這個村可真不得了,你看這一個個的,真壯!”

打傘的都是精壯的男勞力,身強體壯,寬肩細腰大長腿,往那兒一站就像一株小白楊,穿著統一的服裝——秧歌隊里唯獨打傘的統一服裝,一看就颯爽利落,威風凜凜,手中拿傘——不是尋常的雨傘或者遮陽傘,是類似舞臺上皇帝出行身后太監們打的那種傘蓋,有些重量;站隊的時候,分列隊中,各自引領一隊扭秧歌的;到中場,扭秧歌的會停下來,讓他們集中表演——這是力氣活,騰挪跳躍,翻轉蹦跳,動作統一,要領一致,是凸顯技術的時候。

鬧“玩意兒”當然還一定少不了丑。必須是男的扮,鼻子上抹了一團白粉,兩頰涂了胭脂,穿著戲臺上“彩旦”——媒婆子的服裝,手中必定搖著一把扇子,最最關鍵的是一定是梳著高高翹起的發髻,招搖顯擺,夸張滑稽。

我們周圍幾個村的鬧玩意兒都以秧歌為主,還有少數幾個村以高蹺為主:隊伍里無論男女老少全部踩蹺,大人踩高蹺,大概六十公分高的蹺,小孩子踩三十公分左右的矮蹺——倘若哪個小孩子踩高蹺,四里八鄉都會傳頌。

扭秧歌的人是要舉花燈的,花燈得自己扎:用木頭扎一個高十五公分寬四公分左右的梯形燈罩,有把手,四面糊上白粉連紙——有些仔細的人家會在紙上貼上喜慶的剪紙圖案:喜鵲登枝,雙蝠送喜,花開富貴,年年有魚等;燈罩里面有一根鐵釘,供插蠟燭;罩子上捆綁幾根樹枝,樹枝上系各式各樣五彩繽紛的紙花——等到蠟燭點燃,燈火搖曳,雜花生樹,亂花漸欲迷人眼。

初三下午,鑼鼓就響起來了,伴隨著鏗鏘的鑼鼓,扭秧歌的紛紛舉著各自精心設計扎制的花燈,打傘的舉著嶄新的傘蓋——每年都是新布料縫制,三三兩兩地聚集過來。初五正式“會燈”:該扮上彩妝的扮上,該系上彩綢的系上——五顏六色,各式各樣,實在沒有綢子,拿一條床單扎在腰上的也有,扭動起來,呼啦啦打開一大片;該包上頭的包好,單等夜幕四合,鼓槌落下,一個狂歡之夜就開始了。

那是那個遙遠的年代里我們小孩子最快樂美好的時光。一直到元宵節,“玩意兒”到達高潮,從鄉村到城鎮,男女老少,全家出動,相擁著去看熱鬧,仿佛只有這樣才算過完了一個有滋有味的年。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k8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