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員工藝苑

《末代皇帝》 觀后感

發布日期:2021-06-25 信息來源:尉氏項目 作者:唐鴻椿 字號:[ ] 分享

這部電影時長三個半小時,大概是我看過最長的電影了,不過用它來展開一個人的一生,又顯得潦草了些。

《末代皇帝》講述了愛新覺羅·溥儀的一生,同時也反映了晚清到新時代中國的社會現狀。

電影的開頭,中年溥儀在黑壓壓的車廂中割腕求死,卻被救起,畫面一轉,轉入了溥儀的回憶。溥儀三歲登基,但此時的清政府早已千瘡百孔,他只不過是皇室的象征,大清朝的傀儡。他的童年并不完整,自從登基后,溥儀就永遠離開了自己的生母,身邊只剩下一個從小陪伴他長大的乳母,可最后乳母也被送走了。我永遠忘不了溥儀說的那句話:“She's not my wet nurse. She is my butterfly.”他是個多么重情重義的孩子,但無奈身上壓了太多責任和束縛不允許他去挽留。即使是萬歲天子,也要受制于人。

紫禁城是座諾大的皇城,也是囚禁著溥儀的牢籠。當溥儀的生母死后,他甚至無法去見自己母親最后一面。小溥儀不停地在紫禁城中奔跑,一遍遍地喊叫著“open the door,open the door”。此時的他就如他自己養的老鼠一般,拼命地逃出口袋,卻一次次被抓回來,重復著漆黑又了無天日的生活。這樣的孤獨無助,又怎么能不叫人心疼。

一墻之隔,恍如隔世。紫禁城內還是一如既往的老樣子,但城外已然翻天地覆。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簽署了對日的《二十一條》,北京學生上街游行,高喊著“還我青島”、“廢除《二十一條》”等口號,與他們對峙的,則是北洋政府的軍隊,他們擋住了學生面前的道路,卻擋不住學生們高漲的情緒。墻內的溥儀這才明白,時代從來都不會等一個王朝進步,他想做一位真正的皇帝,但已經晚了,現在的他只是一個象征,一個手無實權的擺件罷了。

不久,溥儀到了該婚娶的年紀,但終身大事卻不由他決定,一切都有人為他安排。就這樣,婉容和文秀成為了溥儀的皇后與貴妃。隨著時代的變遷,溥儀與他的一家被迫離開紫禁城,住往天津,開始了一段縱情享樂的時光,但溥儀從未忘記自己想要什么,一念之差使他與日本越走越近,建立了屬于自己的滿洲國。即使身邊的婉容一再勸告他這是日本欲侵略中國的手段,溥儀還是毅然決然地接受了日本的幫助。從此,開始了另一段被控制的,不屬于自己的統治。

都說溥儀是孤獨的。幼年時,他的生母離開了他,雖無養育之恩,卻也有割舍不斷的血緣親情;少年時,他的乳母離開了他,雖無血緣親情,但卻有勝于親情的陪伴與愛護;青年時,他的貴妃文秀離開了他,去尋找自己的所愛,接連著,他的皇后婉容也背叛了他與其他男人有了孩子,最后一聲不吭的離開了他。

也有人說溥儀是善良的。即使生母未盡到責任,他還是想留最后一點孝道;即使文秀離開了他,他還是會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寫到自己很佩服文秀敢去追逐自己所愛;即使婉容背叛了他,他還是顧念夫妻之情,留下了她和孩子。但他的善良又算什么?他這一生飽受非議,他這一生嘗盡了悲歡離合與有志不可達的滋味。他是一代君王,是驕傲的龍子,是萬人敬仰的萬歲爺,可如今卻落到這步田地,實在是令人唏噓。

鏡頭轉回現實,溥儀與一群曾對建設中國不利的“罪犯”同被關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進行改造,在這里,讓溥儀真正的脫胎換骨,他開始向生活自理過度。當祖國為慶賀成立十周年時,決定特赦一批改惡從善的戰犯,愛新覺羅·溥儀的名字出現在了名單上,他顫顫巍巍的走上前去握住管理員的手道別,我不禁感嘆他這蒼涼的一生。

出獄后,溥儀當起了一名園丁,經歷了令人寒心的文革,他親眼看到昔日教導他的管理員被捆綁著,摁壓著,滿臉無奈與悲傷的走在紅衛兵的游行隊伍中,街旁的群眾朝他扔爛了壞了的菜葉子和雞蛋,溥儀跑上前去激動地告訴紅衛兵,管理員是個好人,更是一位好老師,求他們放了他,但這種行為引起了游行隊伍的不滿,他們一腳將溥儀踹到一旁。這種眼睜睜的看著恩人被批斗卻什么都做不了的無助恐怕只有他自己懂。

影片的最后,溥儀買了一張故宮的門票,那一日的故宮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他靜靜地走入太和殿,跨過一條條圍欄,眼睛直直的盯著那張龍椅,他眼神中的喜悅與無奈交織在一起,緊張而又期待的走向前去。此時的時光好似靜止了一般,夕陽照在溥儀蒼白的發絲上,顯得格外溫暖,而他這一生,到此也即將結束。

“He was three years old. He died in 1967.”中國最后一位皇帝,無論誰當,都背負著巨大的蒼茫。在這部影片中,他不再是我們所了解的那個罪人,他只不過是一個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并一生都在追逐著向往的孩子,只不過是一個從來都毫無選擇毫無退路的普通人。末代皇帝,是晚清時期最大的囚犯,是封建時代最可悲的犧牲品。

始于龍椅,終于龍椅,何其復雜而又悲慘的一生啊。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k8集团